Loading...

LAURENCE CHELLALI

VIXI

自从人类进入文明以来,我们就依靠仪式来帮助自己将实现永恒看作一个可能的设想。这个想法同样适用于我母亲的逝去和我的服丧经历,对此我想通过十七幅图像来同时表达它的复杂性和显然性……

……十七幅的数量,是因为这个数字象征着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交汇点(H. Blanquart)。根据圣·奥古斯丁以及事物的经典平衡法则(Gâbir ibn Hayyân),十七及其倍数同时也是令人钦佩的圣礼的数量。最后,十七用罗马数字写成XVII,就是表示“我曾经活过”意思的VIXI的易序词。

服丧这段过渡期,是生与死相连接之处,接受逝去的同时又希望逝者在冥界一切顺利。这是一个极端亲密的时刻,然而却是与每一个人共享的。这些图像是我的,因为它们展现了我对事物的观念。这些以运动手法拍摄的朦胧的双底合成照片,让我得以强调这种找寻意义的感觉,以及这种企图的脆弱性。最后,它们变得更清楚,并趋向于平和。

然而,有一些从人类的历史和文明中汲取的象征符号,由此我感觉到了普遍真理的一部分,并且它们不仅仅是我的。因此,坟墓、宗教标记、地球、树木,这些都是可见与不可见的共存、宇宙再生的象征符号。这条路可以说是必由之路。桥,这个正好位于本系列中间的边界空间,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中汲取象征源,后者中展现了从冥界到人间的转移,以及反过来的向死亡的回程。

众所周知,水是生命的元素,是原初的子宫,在许多文明的概念中是再生者和净化者,印度教崇拜和朝圣的对象,但对于古埃及以及凯尔特人来说,也是死亡的印记——他们将死者的遗体放置在小船上。从深渊溯流而上的鱼,是基督徒洗礼的主要象征,对印度教徒来说则象征着智慧、重生以及永续的轮回。

最后,在我们身边旅行的鸟,是从身体(以矩形物体代表)中逸出的灵魂外表的象征,是天堂的使者、和平的信使。它将以意味深长的方式结束这个系列。飞鸟的方向,我母亲灵魂的方向,朝向左边,似乎要回到过去。但我现在相信,我就是她最终找到的安息之地。

*****

2013年2月

第六版,第二次存底

尺寸:43x29cm

Many thanks for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to 曹开力

Facebook
Twitter
Whatsapp

Close Menu